一个大橘子

ORG12死于2018.01.18

【铁虫】「火树银花」(一辆近8K的解放牌大卡车)

岚十一贺文
第二发

夏木:

 @岚十一 


祝老十一生日快乐!贺文送上!虽然晚了一天- -


审文 @風度 


我发誓以后除了情节需要再也不写车了


老鸨子铁x处男虫


诶嘿我就喜欢用虫铁设定写铁虫=x=


 


「火树银花」




大学毕业的孩子们总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Peter被同班几个男生拉扯着,起哄着,最后瑟缩着,走进了通往地下的阶梯,被黑暗吞噬。
“P,还是处吧?”
“说的好像你不是?”
这是一家巨大的地下声色场所,里面的“工作人员”从东方人到希腊人,应有尽有。并不是适合他们这群孩子来的地方,但是他们处于刚刚从学校解放的兴奋期,总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然而当这个被灯光和酒精充斥的场景一下子填满他们视觉的时候,几个小男生的心底还是不自觉因为自己莽撞的行为产生了一点点名为后悔的情绪。
地下被分割成几块大区域,简直与外界相似的街道分布,道路两旁是各种各样的赌场酒吧,男人们搂着女人经过,也有女人搂着男人走,头顶的吊顶极高,投影出星空的画面。



“几位第一次来?先找地方喝点什么?”
Peter他们几个人被服务员引导着进了什么店里,完全照顾了他们紧张的小情绪。一家日式风格的居酒屋,跟他们身上的外套牛仔裤完全不搭调,但是屋内清净,一个一个的小包间传来隐约的欢笑作乐。他们在门口脱掉鞋子,穿过长长的走廊。
走廊外面还搭建着假山和水池,Peter不禁多看了几眼这种异域风格的装饰,然后被二楼那个倚靠这栏杆,在星空下独自饮酒的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样盯着人家看很不礼貌。
他心里想着,视线却无法移开。
也许是目光太炽热,那人也向他看来。
隔着那么远,他好似能数清他有几根下睫毛,那样的大眼睛带着笑意向他看来,褐色的卷发垂在额前,精致修剪的胡子,线条优美的下颚。袖口的纽扣解开,拿起酒杯的时候手腕的骨节刚好露出来,说不出是衬衫的颜色更浅,还是手臂的颜色更白。
Peter这样微张着嘴钉在走廊上,直到那个男人放下酒杯冲他眨了下右眼。猛然回过神,他身边的好友已经都不见了,再看向二楼,被他傻样子逗笑的人正趴在栏杆上抖动着肩膀。
——要来吗。
一个无声的邀请。
粉色慢慢爬上Peter的脸,他深呼一口气,逃离了现场。 
他没敢,他怂了,他还是个处。



等他找到他们的包间,里面的人都快开始喝第二轮了。
“还以为你被哪个妞直接拖走了呢!”
他没有理会这些醉酒的调笑,端了个盘子坐在矮桌的角落吃东西,看着东方的艺伎展示乐器和舞蹈。过了一会他们稍稍玩开了,居然叫来了几个金发碧眼的大妞,房间里支起一根钢管,跳起了钢管舞。吊顶隐藏着的彩灯亮起来,杂七杂八的闪着,不同牌子的酒堆在桌子上,喝完的,没喝完的,气氛正热闹。
Peter只在有人过来跟他调笑的时候回应几声,被同伴笑话他这辈子可能就是个魔法师了。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被那双大眼睛占满了,至少今晚,他对其他的都不再感兴趣。
带领他们进来的那个服务员悄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侧,手上的托盘里放着一个酒盅。
“先生,这里有一份邀请给您。”酒盅被放到他面前,然后退下。
他认出来了,就是刚刚二楼那人用来喝酒的。他拿起酒盅在手里缓缓摩挲着,冰凉的杯壁冷却他的神经,酒液反射着灯光。
他一饮而尽,趁着左右没人注意他,轻轻拉开推门,离开了喧闹的隔间。


【此处省略5719字】


end.





emmmm他们说我写的老铁骚话连篇的……


可能我平时说话就酱婶的,所以没太感觉到。


啊,肾疼。



评论 ( 1 )
热度 ( 342 )

© 一个大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