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橘子

ORG12死于2018.01.18

【铁虫】 Puppy & Kitties

@岚十一 祝十一哥生日快乐!
橘子组生贺第一弹

水川:

 @岚十一  太太的生賀!!祝太太生日快樂元旦快樂,還有新的一年事事順心~


 無能力AU!獸醫院院長×獸醫師


 


  那是个下着大雨的夜晚。


 


  Peter锁上了Stark兽医院的大门,望着外头的倾盆大雨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他应该听天气预报的指示带把伞出门的,现在他只能淋雨冲回家了。将身上的外套罩在头上,Peter深吸了口气就开始往外冲,然而才跑没几步一个放置在路边的小箱子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好奇地看了一眼,却在里头发现了一只已经湿透的雪白幼猫,Peter慌张地蹲下身子伸手将猫咪捧了起来,那可怜的小东西冷得全身发颤,要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失温而死的。


 


  「你还好吗?」


 


  身后传来的迟疑问句有些吓到了Peter,他立刻转头,对上了男人深邃的棕色眼眸,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头上不知道何时多了把伞挡雨。


 


  「我没事、谢谢,只是这只猫咪……」Peter还未将话说完对方便注意到了他怀里的小猫,他立刻扯下脖子上的深红色围巾交给Peter,让那只浑身湿透的幼猫能稍微保暖一些。


 


  「得把牠送去医院。」


 


  「是的,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医院!」Peter抱着猫咪匆匆忙忙地跑回Stark兽医院的门口,打开了自己刚上锁的大门冲了进去,他将包裹着小猫的围巾暂时放在桌面上,拿出器材室里的干毛毯为湿答答的猫咪擦干了身体,小心翼翼地将牠放进幼猫专用的保温箱中,暂时处理完之后Peter轻轻地吁了口气,待会他得再好好检查猫咪的身体状况,说不定还得帮小猫注射葡萄糖液……


 


  「猫咪怎么样了?」


 


  Peter看向跟着他一路跑来的男人,扬起感激的小小微笑:「我先帮牠保暖身子,等会会再检查一下牠的状况……目前来说没有大问题,很谢谢你的帮忙。」


 


  「不用谢我。」男人浅笑了下:「你是这里的兽医?」


 


  「啊,是啊,我今天刚上工,连院长的面都还没见到呢。」Peter看了眼保温箱里蜷缩在毛毯里的幼猫,视线瞥到桌上湿答答的围巾顿时露出了歉疚的表情:「您的围巾我会洗干净再还给你的,先生……真是抱歉弄脏了您的围巾。」


 


  「这没什么,把小猫救回来比较重要……」他顿了顿,朝Peter的方向伸出右手:「你可以叫我Tony就好,没必要这么拘谨。」


 


  「你好,Tony……你可以叫我Peter,Peter Parker。」青年笑着握了握对方的手,表情仍有几分不好意思:「围巾还是让我好好洗干净吧,不然我有点愧疚……」


 


  「你这个人也太较真了。」Tony无奈地微笑着摇了摇头:「那只是一条围巾,我无所谓的,真的想要补偿的话……那就麻烦你把这只小猫照顾好吧?我之后再来看看牠的状况。」


 


  「那是当然的……」Peter认真地点了点头,为眼前这位留着个性小胡子的男人打上了「温柔的善心绅士」的标签:「今天真的很谢谢你的帮忙。」


 


  「没必要一直道谢,Peter……那么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收到青年的点头同意之后男人轻眨了下右眼转身挥手道别:「下次见,Peter。」


 


  青年笑着目送对方离开,等到完全看不见男人的身影后再次将注意力转到了保温箱里的猫咪上头,他微微蹲下身子,用疼惜的目光注视里头熟睡的小家伙:「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从那天晚上之后Peter便尽责地担起照顾小猫咪的责任,幼猫的养育需要非常小心,尤其是在这只小猫差点因为失温失去性命之后,而在青年无微不至的照看下猫咪在两天之后总算完全恢复了活力,不需要一直待在保温箱里了,也许因为Peter周全的看护,小猫似乎把青年当作了自己的母亲,非常黏着Peter,一看不见人就会用牠让人心疼的小奶音喵喵叫着,Peter也只好为此做了个小小的背袋把小猫随身携带,一人一猫的感情在一周的期间突飞猛进,他甚至为这只有着蓝色眼睛的雪白母猫取名叫Karen。


 


  而让Peter有些遗憾的是,Tony在那之后的一个礼拜都没有出现,那条已经被他清洗干净的围巾放在储物柜里也已经有七天了,虽然男人说过之后会再来看这只小猫,不过他并没有指名时间,也没有一定要守约的义务,所以Peter也只是遗憾了那么一小会之后就不再去思考这件事了,每天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就在捡回小猫的第二个礼拜,同事们相约到附近的餐厅吃饭,暂时把店面交给习惯自备午餐的Peter看顾,而就算医院挂上了午休的牌子他也没闲着,系紧了装着Karen的袋子就开始搬运起还未整理好的新器材──


 


  「午安,Peter。」


 


  突然响起的熟悉嗓音让他微微一愣,Peter连忙转过头去,果然在门口看见了Tony的身影,男人勾着淡淡的浅笑,笑得十分好看优雅,一双棕色的漂亮眼眸直勾勾地看着Peter。


 


  「Tony!」青年惊喜地打了招呼,立刻放下手里的纸箱:「你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只是这几天比较忙而已……小猫怎么样了?」


 


  「非常健康!」Peter小心翼翼地将Karen从背袋里捧出来:「是只健康的小母猫,我把她取名叫Karen……她很乖的,就是非常的黏我。」


 


  Tony微微弯腰看着Peter手上的猫崽,笑着用食指轻轻揉了揉Karen的脑袋:「你好啊,小美女,你真是一只漂亮的母猫。」


 


  Karen回应似地喵了一声,伸出小小的猫掌抓了抓男人的指尖。


 


  Tony轻声笑了起来,逗弄了她一会之后才收回手:「看起来真的很健康……我应该带我家的猫来的,她也是只漂亮的白色母猫。」


 


  「你也有养猫?」


 


  「是啊,她叫做Friday,我还养了一直德国狼犬叫做Jarvis……你等一下。」说着,男人回到等候区,随后牵着一只毛色十分好看的德国狼犬走了进来:「来打个招呼吧,buddy。」


 


  Jarvis低低地吠了一声,乖巧地坐在Peter面前,注意到青年手上的小猫,他小心地用鼻尖碰了碰Karen的脸颊,而她也非常不怕生地喵喵了两声,作势就要跳到眼前的大狗身上。


 


  「Karen!」Peter吓了一跳,连忙重新捧好手里的幼猫,然而这小家伙却非常坚持地要往Jarvis身上扑,折腾了一阵Peter也只好放下手中猫咪,任由她欢快地抓着Jarvis的前爪玩。


 


  「Jarvis真温和呢……」看着Tony的德国狼犬相当有耐心地趴在地上陪着小猫玩耍,Peter忍不住微笑起来。


 


  「喔,相信我,这小子凶起来也是很可怕的。」Tony也随着他扬起嘴角:「你在这里工作得怎么样?」


 


  「这里很好的,同事都很亲切,虽然我还是没有见到我们的院长就是了……你要喝杯咖啡吗?」Peter收到对方的婉拒之后有些慌张地看了看还在陪玩的Jarvis又看了看Tony:「你该不会是要带Jarvis来看医生的吧?可是现在其他人都还在吃午餐、」


 


  「不,没事,我只是来看看这个小家伙怎么样了而已,」男人指向正尽力想把自己塞到Jarvis前爪底下的Karen:「看她这么健康我就放心了。」


 


  「如果你想的话……你以后可以再来看她?」青年迟疑地提议道,不知为何对这份邀请感到局促不安,连脸也微微地红了:「Karen也很喜欢你的样子……」


 


  「我看她倒是比较喜欢Jarvis。」Tony笑着看向成功把自己安置在狼犬前脚下方,满足地窝成一颗毛球的小猫:「不过这个提议也不错,我以后会多来这里看看的……你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我以后要来这里之前会传给你简讯,这样就不用担心你不在了。」


 


  Peter只迟疑了几秒钟就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手机,在上头快速地加入了自己的号码,虽然随便把自己的电话给人好像不是太明智……但喜欢动物的人不会是坏人的对吧?而且他还帮忙他救了Karen。Peter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


 


  Tony接回手机,按下通话键确认Peter的铃声响了两下之后满意地将它收回了口袋里:「这样你也有我的手机号码了……下次见了,Peter。」


 


  ──下次见。


 


  这一次男人倒是很看重他的口头约定,每隔两三天就会牵着Jarvis到兽医院去找Peter,这期间的每一次拜访Peter都刚好独自留守在医院里,他为这幸运的巧合感到很开心,毕竟和Tony相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他们俩人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在男人面前他似乎根本掩藏不了话唠的本性,这一点也曾被Tony开玩笑地取笑过,不过对方从来没有要他安静一点,反而相当有耐心地听Peter说话,时不时还会给予他相当独到的建议。


 


  他们俩人在一个月之间变成了很好的朋友,甚至会互相传短讯聊天,Peter看着手机屏幕傻笑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多,他一直觉得他对于Tony只是友谊的喜欢和崇拜,直到有一天被同事吐槽「你看起来像是热恋中的傻瓜」他才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好像真的和男人相处了太多时间?


 


  每次的休息时间他要不是在和Tony互通讯息就是直接见到本人,两个人互相了解的程度也已经到了知道对方生日、喜欢什么又厌恶什么的境界,还一起吃过晚餐、带着Jarvis到公园散步……


 


  难道……这算是约会吗?


 


  不不,等等,这应该还算是友情的范围吧?应该吧?就算Tony确实长得很好看也很聪明,幽默感和他也很接近,还很喜欢动物──不对!


  意识到自己根本在以选对象的逻辑思考让Peter羞赧将脸埋进了手里,难道他连和女孩子约会都还没体验过就要出柜了吗?!不、不对,他也还没出柜吧?他连对方是不是喜欢都──等一下他现在是在承认自己喜欢Tony了吗?!


 


  一连串崩溃的内心咆哮在他的脑海此起彼落地响起,青年挫败地哀鸣了声一头撞向桌面,吓得趴在桌上睡觉的Karen喵喵了两声,但他此时完全没有力气安抚小猫咪,还沉沦在居然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掰弯的震惊之中。


 


  ──叮铃!


 


  Peter慢吞吞地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一看到上头显示的名字立刻挺直了背脊,他点开了短讯──


 


  Peter,今天下班要不要到我家来?你可以带着Karen来,让她和Friday见个面,我们可以一起在我家吃晚餐,明天是你生日,我想提前帮你庆生。


 


  Peter几乎是反射性地回了没问题,然后在按下发送键之后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指,但还不等他嫌弃自己的不争气对面又传来了讯息。


 


  Good,那我等你下班的时候去接你了,提前说句生日快乐,你可以期待一下自己的礼物。


 


  他扬起傻傻的笑容看着手机三秒之后才发现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哀号了一声再次把脸埋进手掌中,完蛋了完蛋了,他根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沦陷了啊!


 


  「喵──」也许是注意到Peter的不对劲,Karen上前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他的头顶,他叹了口气抬起脸对上小猫无辜的湛蓝眼眸,无奈地笑着捧起她在脸颊上回蹭了一下。


 


  「今天会到Tony家里去喔,你可以见到Friday了,也能和Jarvis一起玩。」他对着Karen低声说道,将她放进一旁的笼子里便接着去忙活了,在这段期间里和Jarvis的亲近让小猫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黏着Peter,当然也可能纯粹只是因为小猫长大了而已,总而言之现在Peter不再需要时时刻刻把Karen带在身边,能好好专心在工作上了。


 


  一整天的忙碌之后终于到了打烊的时间,今天轮到了Peter负责关门,稍微打扫了下医院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顺手将一直忘记还给Tony的围巾放进包里,提着Karen的笼子走出后门,他心不在焉地掏出钥匙,然后──


 


  「不准大叫,把钱包给我!」


 


  突然抵上咽喉的冰凉感让Peter顿时僵住了,他咽了口唾沫,手脚瞬间变得比冰还冷,手里的钥匙也掉在地上,发出细碎的金属撞击声,混杂在身后那人粗重的喘息之中。


 


  「把钱包给我!」


 


  那人恶狠狠地又说了一遍,刀子更用力地贴在他的颈项上,带来了些许刺痛,Peter倒抽了口气,有些勉强地开口:「钱包、在我的后背包里……」


 


  那个强盗迟疑了几秒,也许是在决定该怎么处理,最后他选择一把将Peter按在墙面上,硬拽着他的后背包想把它扯下来,刀子离开自己的脖子让Peter稍微放松了些,但他仍然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Peter!」


 


  Tony的声音在昏暗的小巷子响彻,紧接着便是一连串凶狠的狗吠,他身后的男人发出一声哀鸣,像是被什么用力撞上一样伴随一声巨响倒在了地上,没了压在后脑勺的力道Peter这才有办法转过身,他紧张地喘着气,那个强盗被Jarvis咬住了手腕,刀子也随之掉落在地上,Tony立刻冲过来将武器踢得老远,一手抓着手机显然正在报警。


  五分钟后便有警察赶了过来,他们将那个匪徒铐上手铐,对着Peter和Tony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具体问了些什么他也不记得了,他的大脑还未从被抢的震惊中完全复原,也许是注意到他的茫然,Tony在回应完基本问题之后就交给了对方一张律师名片,将Peter带进了兽医院后方的房间里。


 


  一直到男人将他安置在一张沙发椅上Peter才猛然意识到这里是兽医院的院长室,他愣愣地看着Tony熟门熟路地从橱柜里拿出医疗箱,总觉得自己的脑子又受到了一次暴击。


 


  「你怎么、」


 


  「我以为你会早点猜到,不过你真的很迟钝……」Tony无奈地微微勾起嘴角,拿着棉花棒开始位青年脖子上的刀痕消毒:「我的全名是Tony Stark ,这家兽医院是我开的……你都不觉得奇怪我怎么老在你有空的时候找你?」


 


  Peter半张着嘴,二十四年的人生中头一次失去了语言能力,他还真的没有往这方面想,然而意识到这点之后青年却莫名地感到有些恼火,那些还未消化完全的震惊成了怒火的燃料,Peter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双眼瞪得大大的。


 


  「你居然一直瞒着我!」


 


  Tony先是被吓到似地愣了愣,然后才好笑地笑出了声:「我只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但看来我不告诉你你就一直不会发现了……好了,乖,放开我,让我好好帮你上药。」


 


  ──什么啊,哄小孩吗?!


 


  要是平时Peter大概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刚才才被强盗持刀威胁,他今天又发现自己很可能是弯的,眼前这个让他弯掉的始作俑者又用这种态度面对他,一连串的事件让他的脑回路不太正常,他脑子一热就揪着Tony的领子用力地吻上了对方的唇。


 


  这下子轮到男人愣住了,他举着手里的棉花神情茫然地看着Peter。


 


  「就当作是提前的生日礼物吧,反正、你现在大概也只能给我这个,」Peter退开身子,大脑稍微冷却之后他的理智终于上线了,面对男人空白的神情他渐渐感到惊慌,语速也变得越来越急促:「生日礼物能要自己想要的东西嘛,我也不是、反正我今天才发现自己喜欢你的,你大概也不讨厌我吧,你都约了我那么多次,你还说过我的腰很细,所以应该──」


 


  他滔滔不绝却没有任何重点的解释被突然贴上的温度给阻挡了,Tony捧着他的右脸,咬着Peter的下唇反复摩娑一阵之后改变了角度,舌尖轻巧地探入他的口中,勾着他的舌头相互摩擦、纠缠,直到Peter开始有些喘不过气男人才松开了两人相接的唇瓣,拇指轻柔地抹去青年嘴角溢出的水渍。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Peter。」他低哑地贴着他的唇畔呢喃道,随后又再次吻住了Peter,两人这下完全忘了伤口的事──


 


  「喵──」


  还待在笼子里的Karen低鸣了一声,很显然完全不懂面前的人类到底在做些什么,Jarvis则是小心翼翼地叼起猫笼退到了房间角落,隔着铁栏和里头的白色小猫玩了起来。


 


  ──很显然也暂时忘了自家宠物的事。


 


 


*小彩蛋*


 


  「Tony!快起床!你说今天要早起去参加活动的!」Peter一把拉开了棉被,然而躺在床上的男人却只是咕哝着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快、起、来!」


 


  「……给我一个早安吻我就起来。」


 


  Peter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迟疑了两秒后还是乖乖地凑上前,浅浅地在对方的嘴角吻了下,然而还不等他退开身子,Tony便一把压着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吻得Peter整张脸都红了才肯放手。


 


  「清醒了。」他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对青年泛着水光的恼火瞪视笑得很是无赖:「这样才是能叫醒人的早安吻嘛。」


 


  「我真不敢相信我一开始居然认为你是温柔的善良绅士……」Peter有些忿忿不平地道,两个人交往了三个月,他直到现在都还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因为那时候我在追你啊……我可不想把人吓跑。」


 


  这句话让Peter困惑地眨了眨眼:「你什么时候开始追我的?」


 


  Tony的回答倒是没有任何迟疑:「从我第一次说下次见的时候开始。」


 


  「……哈?」


 


  「你大概不知道自己认真照顾小动物的时候看起来有多可爱,」男人又笑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换穿衣物走进了浴室:「那时候我就打算追你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第一个礼拜都没去见你?我通知了全医院的人不准告诉你我是谁,还提前把公事都处理好了……」


 


  Peter.现在才发现自己被套路.Parker露出了极度茫然的神情,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同事看他的眼神会有些诡异了……


 


  「──Tony Stark!」


 


  浴室里传来的打闹声引起了窝在地毯上的Karen的注意,她长长地咪呜着小跑步想去找自己的主人,但却在半路被Jarvis叼住了后颈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趴在书柜上方的Friday慵懒地甩甩尾巴后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Jarvis的背上,一狗二猫就这样自主地远离了主卧室,接下来房间里再发出什么奇怪的声响都与他们无关了。



评论 ( 1 )
热度 ( 260 )

© 一个大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